聊聊履职那些事儿:责任成口头禅 议案提案内容更精

时间:2019-06-16
author:巩瘫鲅

  北京国际饭店,政协驻地。

  这两天,5楼的提案组人来人往。从3月1日报到日起,就不断有委员来询问提案事宜。有些委员一领完报到材料,放下行李,就直奔提案组。

  尽管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尚未开幕,陆续到京的代表们也已经忙碌起来,埋头准备自己拟提交的议案、建议。

  自觉

  见缝插针“挤”时间

  会上忙,会下也忙。作为两会“主角”的代表委员们,都在忙些啥,又忙成什么样?今天,我们就来聊聊履职那些事。

  “腰累坏了!”

  一见到记者,戴着腰托没有起身相迎的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民法室主任孙宪忠赶紧解释。3月2日晚,他还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忙着工作;3日一早,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的他就已住进上海团驻地,埋头修改议案和建议。虽然家在北京,但整个会期他通常都回不了家。去年,他还奔波于东北、西北及上海、江苏等多地进行调研。

  累的背后,是代表委员们的付出与努力。自觉履职,责任第一。

  效果如何?

  以政协为例。截至3月2日中午12时,全国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秘书组共收到提案945件,大会发言稿件337件。仅去年一年,各民主党派中央积极深入10余省市、200多家基层单位调研,向中共中央、国务院报送意见建议114件。

  而另据统计,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共提出议案468件,而提出的8576件建议已全部办理完毕。

  见缝插针“挤”时间去调研,对于全国政协委员、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朱征夫来说,是常有的事。3月2日,全国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开幕前一天,他还参加了一个女童保护组织的会议。过去一年,朱征夫外出调研共8次,大多是硬挤出来的时间。甚至有一次,在紧张的工作行程中,他还“瞅空”考察了美国环保积分制度。

  朱征夫蛮拼的,茅永红委员也不落后。茅永红是全国政协常委、湖北武汉市百步亭社区党委书记,履职的8年时间里,他总共提交了46份提案。这次参会,他又带来6份民生提案,涉及加强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等内容。

  同样履职8年的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电信湖南分公司总经理廖仁斌,今年带来8份建议。去年,他参加了20多次专题调研。其中,既有人大专门安排,也有自己主动为之。为民立言,责无旁贷。

  关注

  跟上互联网脚步

  便捷,是数字时代的关键词之一。而对于只“管着”一个社区的茅永红而言,最大的变化就是坐在家里,便可以一键联通全国,大大提高了调研的广度与深度。

  百步亭社区承办了全国最大的社区综合门户网站中国社区网,网站收录了全国社区1.8万余家。对网络调研的优势,茅永红有切身体会:“有一次,我在网站上把如何加强养老服务这个调研主题发了出去,当时就有上万人参与。”尝到甜头的他,后来又依靠网络调研居家养老等问题。互联网让茅永红在家联天下,也让朱征夫履职更便捷。“现在,沟通联络、传播资料越来越依赖微信,用手机就能随时上网查询,大大提高了调研效率。”

  互联网的普及,不仅让代表委员的履职手段更丰富、更便利,还影响了他们参政议政的内容。

  早在2008年,全国政协委员、同仁医院副院长徐亮就提出了关注互联网医疗,只不过那时,他的声音似乎有些另类,许多人并不看好。近几年,国家支持大城市医疗资源向外辐射,远程医疗需求正越来越旺。另外,互联网经济迅速崛起,越来越多的互联网企业将目光投向医疗。

  今年,徐亮带来了关于政府支持远程医疗发展的提案,他认为,远程医疗最大的瓶颈在报销。目前,同样的病在医院治疗能报,利用互联网医疗就不能报。另外,如何实现医疗信息共享,充分利用健康大数据,也有待破题。

  “移动互联发展,信息获取,无所不在。”赴会之前,廖仁斌代表已通过网络媒体详细了解公众关注的两会热点。“只有充分掌握熟悉这些舆情,才能更好地在两会期间反映社会发展的脉搏。”作为通讯行业的从业者,廖仁斌的8份建议中,有两份涉及移动互联网行业,其中就包括加快建设大数据时代个人信息安全保护体系的建议。他认为,数字时代,个人信息安全的保护已经迫在眉睫。

  态度

  责任成为口头禅

  “改”,让议案提案内容更精、质量更高,已经成为不少代表委员的“强迫症”。

  准备了3个提案,却只提交了两个。全国政协委员、中山大学管理学院教授毛蕴诗的考虑是,另一个关注挖掘中小企业创新潜力的提案,“还得再斟酌,再完善。我想再补充一些中小企业的案例。”

  今年,朱征夫特意准备了一份提案,呼吁完善、建立全国统一的排污许可证制度,而目前各省的排污许可证制度各自为政。虽然《环境保护法》《水污染防治法》都规定,相关部门要制定排污许可证申领程序、标准,但一直没有制定出来,他希望这份提案能产生一些推力。朱征夫说:“我自己也记不清已经几易其稿了,参会前我还再想想,有哪些需完善的地方。”

  “调研愈多,责任越重。”全国人大代表、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市市长马汉成心里一直放不下一件事儿。2015年年底,固原市退耕还林的补助政策将到期,国家补偿将取消。他担心的是,“老百姓没了收益,很容易就会砍树木卖钱、平土地种粮”。虽然固原市已经逐步开始探索建设生态公园,但还需要过渡期。履职已3年,马汉成已不仅仅将关注点局限在宁夏固原,而是力图在调研中发现全国范围的共性问题。今年,他带来了在生态脆弱地区加快建立生态补偿机制的议案。对此,他很是着急:“全国其他相关地区也面临这个问题。希望中央能加快顶层设计,建立统一的生态补偿机制。”

  连续几年,孙宪忠在人大会议上提出的议案都有一个主题:呼吁和推动制定民法典。这是几代法律人的梦想。十八届四中全会已经决定编撰民法典,今年他的议案将涉及民法典制定的具体操作步骤建议。议案已改了3稿,他还在继续修改。

  “降低乙肝用药价格”“不要大面积使用碘盐”……在过去的一年中,有不少人找到朱征夫反映情况,有的还详细写出了相关建议内容。他发现,越来越多个人、组织正通过政协委员有序表达诉求、传递声音。为了切实了解问题,最高法院组织环境资源庭法官培训时,朱征夫专门跑去“蹭课”;他还走访了广州市环保局等部门,向一线工作人员咨询、请教。

  走访了无数农村的孙宪忠,一头连着法学,一头连着土地。“如果我只是作为教授带队去作学术研究,了解到的情况可能不会如此深入。一亮人大代表身份,大家都更愿意把实际情况和问题聊给我听。”对他而言,人大代表,不仅意味着工作时的便利,更是神圣的职责。(本报记者江琳、巩育华、刘畅、吴丹、侯琳良、姜泓冰、励漪、胡妍妍、时圣宇、刘峰、黄娴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