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企业倒闭致菜价过低 卷心菜烂在地里无人收

时间:2019-06-12
author:商尬晦

广州企业倒闭致菜价过低卷心菜烂在地里无人收
  眼看着本可以卖个好价钱的椰菜一天天烂下去,菜农陈耀堂一脸无奈。信息时报记者 郑启文 摄

  □专题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黄熙灯 实习生 韩远非

  受金融危机影响,企业倒闭,农民工流失,蔬菜需求骤减,由此波及菜农、批发商和送货商。记者连日采访广州的菜农、蔬菜批发商和送货商获悉,之前能卖到2200元/亩的包菜(广州人多叫椰菜)如今连卖保本价1000元也没人要,只能任其烂在地里,最后作肥料。

  不过,由于中间环节多,运费、场租费不菲,加之损耗较大,蔬菜的市场价并没有预期的便宜。为此,专家建议超市建蔬菜集采基地,减少中间环节,让惠于菜农和市民。

  菜农悔断肠子

  保本价都没人要只好作肥料

  “当初看到包菜长势好,亩产起码有10000斤,有人(批发商)出价1600元一亩我也没卖,现在就算保本卖1000元一亩也没有人要了。”说起自己的“贪心”,菜农陈耀堂一脸的懊恼。

  陈耀堂是南沙区万顷沙镇福安村人,在村里包了数亩地,一年耕种两次,一次种玉米,一次种蔬菜。种了一辈子地的陈耀堂做梦也没想到的是,今年的包菜眼看要成熟了,却无人问津,“看来只有做肥料了。”陈耀堂告诉记者,去年这个时候,每亩包菜随便都能卖个2200元左右。

  陈耀堂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化肥、农药、种子和人工,每亩地的成本要700元,再加上一年每亩地600元的租金,每亩包菜至少卖1000元才保本。但现在看来连本都难保了。

  “到时只能翻耕过来作肥料。”陈耀堂告诉记者,接下来,他要种玉米,如果到时候包菜仍没有卖出去,就只有埋在地里作玉米的肥料。陈耀堂还说,今年不只包菜难卖,几乎所有的蔬菜都难卖。

  “老板,买菜吗?这些菜好靓的。”见到记者下到自己的菜地里,正在忙碌的陈福祥显得很兴奋,老远就大声和记者打招呼。当得知记者并非菜贩时,一丝失望掠过陈福祥的眼睛。

  陈福祥是万顷沙镇沙尾二村人。比起陈耀堂,陈福祥就幸运多了,因为他承包的2.4亩包菜已经有人要了,虽然每亩才1400元,但多少有点赚头。

  但陈福祥告诉记者,他的2.4亩包菜虽然早已卖出去,但老板至今没有来收货,“不少菜已经烂了,现在天气热,南风一吹,很快所有的菜就会烂掉。”为此,陈福祥很是担心。

  陈福祥告诉记者,蔬菜不好卖,菜贩也少了,“至少比以前少了4成。”菜卖不出去,他只能全部将它们翻耕过来,种水稻。

  送货商勉强度日

  从日入千元锐降至两百

  说到蔬菜难卖的原因,陈耀堂和陈福祥都归结为买菜的人少了。据了解,包菜由于价钱低,加之清洗方便,很为工厂食堂欢迎。“但受金融危机影响,不少工厂倒闭,农民工都回家,没人吃菜,当然难卖了。”陈耀堂说。

  对此,送货商阿朋表示认同。阿朋也是南沙万顷沙镇人,他专门替批发商送菜。

  “我们送货的是按斤收费,1斤菜收1分钱。”阿朋告诉记者,他负责送货的老板有十几个,遍及广州、东莞和中山等地,“收入最多时一天能有1000元。”刨去油费、人工等,一年的收入也有十几万。但如今风光不再,眼下每天的收入满打满算也就200元左右。

  阿朋感叹,虽然收入锐减,但也够养家糊口,比起那些批发商,自己还是幸运的,“有些老板亏了上百万。”阿朋说。

  据了解,由于菜难卖,不少外省来的菜农都准备回老家,而回去过年的菜农不少没有返回,任菜地里的自生自灭。阿朋告诉记者,这样的现象在南沙、番禺、增城都存在。

  批发商“心已死”

  干脆任由包菜烂在地里

  在阿朋的帮助下,记者电话采访了蔬菜批发商钟老板。钟老板系东莞人,在东莞、广州等地都有承包菜地。

  “亏损100多万元不奇怪。”钟老板告诉记者,他们不种菜,只承包菜地里的蔬菜,到菜地里看蔬菜的长势论价。以一定的价格包下菜地里的蔬菜,待到蔬菜成熟时,再雇人送到批发市场或饭堂――赚取差价。由于年初以来菜价暴跌,承包商没有不亏损的。

  钟老板从事蔬菜批发已有十多年的历史,从来都是有赚无亏,但一场始料未及的金融风暴,让“老江湖”的他阴沟里翻船了。据了解,钟老板承包的蔬菜价格从每亩1000元到2800元不等,一般在2500元,但眼下好的也就卖个1000元每亩,一般的只有数百元,所以自年初以来一直在亏,现在已经亏了20多万,“月亏十余万。”钟老板告诉记者,由于亏损已成定局,包括他自己在内,不少批发商干脆不理菜地里的蔬菜,让其自生自灭,因为砍菜、摘菜要雇人、要运输费,菜运到批发市场后又难以批发出去,不如干脆让菜烂在地里。

  从田间地头到菜市场

  中间环节多 零售价仍偏高

  尽管批发市场包菜一斤0.1元不到仍很难批发出去,但肉菜市场的包菜零售价仍卖到一斤1元左右,超市的价格则要1.5元一斤。其他如萝卜、白菜、菠菜等,其价格也要远高于批发市场。如白萝卜普遍要1元一斤,白菜1元一斤,菜心1.3元一斤,菠菜1.5元一斤,红萝卜则要1.5元一斤。

  中间环节多零售价难降

  为何蔬菜批发价格低而其零售价格仍偏高呢?专家和一级批发商认为,问题的关键在于中间环节太多。

  华南农业大学教授、广东省蔬菜产业协会副会长、广州市蔬菜学会常务理事陈日远告诉记者,蔬菜从田间地头到肉菜市场、超市,一般要经过3个环节,每个环节的利润20%上下,再加上运费、场租费等,低廉的蔬菜到市民饭桌上就贵了,“流通环节多,成本还在,蔬菜零售价难以随批发价下降而下降。”

  在江南果菜批发市场有两个档口4个车位的于祥德以包菜为例,给记者算了一笔细账:在一级批发市场江南果菜市场包菜为0.1元一斤,到了各区二级批发市场则要0.3元一斤,到肉菜市场的零售商手里,则要0.5元一斤,最后到市民那里就达到了1元一斤。是不是这个价钱高了呢?于祥德认为,这个价格并不贵,因为每个环节不仅要赢利,还要承担运费、场租费、水电费、人工费和损耗费,“一辆5吨货车进入江南果菜批发市场,进场费100元,停车费100元,各个环节下来,蔬菜零售价格自然高了。”

  35公斤包菜批发才5元

  “菜批发不出去烂掉了只好倒掉。”于祥德告诉记者,前段时间有批发商菜进多了批发不出去,菜烂掉了,最后只有倒掉。不过现在大家学乖了,尽量少进菜,因此整个市场每天的蔬菜进出量少了很多。

  于祥德指着堆放在一个车位上的包菜告诉记者,是前晚从番禺运过来的,以每件5元(成本为7元)的价格才批发出去一半多,以每件35公斤计,每斤包菜才0.07元,尽管如此,包菜还是不好销售。至于剩下的2吨多包菜,于祥德称“只要给钱就卖”。

  蔬菜供应不会出问题

  陈日远认为,超市、肉菜市场应直接从菜农手里采购,减少中间环节,“让利给菜农,让市民吃上便宜菜。”

  蔬菜价格持续走低,菜农积极性受挫,一些外来的租地种菜的菜农甚至放弃种菜回老家了,随着本地蔬菜种植面积的减少,广州以后的蔬菜价格会不会水涨船高,甚至供应出现问题呢?对此,陈日远认为,目前的局面只是季节性的、短期的,只要没有大面积灾害性天气出现,广州蔬菜供应不会出现问题。

   椰菜

  又叫包菜、卷心菜,学名结球甘蓝,别名圆白菜或洋白菜,日文称为野菜,广州人多叫做椰菜,还叫莲花白,莲白,大头菜等,属于甘蓝的变种,我国各地都有栽培。椰菜来自欧洲地中海地区,是西方人最为重要的蔬菜之一,属于十字花科。

  椰菜营养相当丰富,含有大量的维生素C,纤维素以及碳水化合物及各种矿物质,除此以外卷心菜内还含有维生素u,维生素u是抗溃疡因子,并具有分解亚硝酸胺的作用。




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 http://news.sina.com.cn/c/2009-02-17/015517226453.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