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军区塞外练兵 防化兵发射烟幕弹干扰敌机

时间:2019-06-11
author:胡缴

  初夏的塞外戈壁,沙尘暴刮得正猛,北京军区某师演练正酣。

  突然,空中传来一阵轰鸣声,3架“敌机”穿云破雾直袭红方攻击群。“发射!”一声令下,在一辆施放烟幕系统指挥车的指挥下,6辆发射车在行进间同时发射烟幕弹,在空中形成一道“烟幕屏障”,红方部队被遮蔽,“敌机”被诱骗到其他空域,退出演练场。

  真没想到,关键时刻指挥这次发射从而扭转战局的,竟是一名普通士兵――防侦连中士乔阳。从指挥车上跳下的乔阳兴奋地对记者说:“信息技术带来的变化太大了!从发现目标到精确发射烟幕弹,全程实现了‘一键指挥’。”

  “还有些啥变化?”记者追问。

  “过去防化兵干扰敌目标,用的是单兵火箭,手工操作,只能在几百米内实施干扰,现在情况不同了,指挥手段变了,保障范围扩大了,打击也更加精确了!”乔阳接着说:“其他专业变化也很大,譬如核观测专业,以前指挥都靠人工作业,现在各种数据汇聚过来后,系统自动计算分析,直接就可传给营指挥车。”

  正说话间,几辆新型装甲车和指挥车疾驰而过。乔阳指着这些外形各异的装备说:“每次大型演练,都有不少新装备亮相,真让人目不暇接!”

  夜幕降临,记者走进防化营的野战帐篷,再次遇到乔阳,他和战友们正在写演练日记,内容是“演练中遇到的技术难点和疑点”。

  回想起今天演练中的惊险一幕,乔阳心有余悸。当时,某新型烟幕弹首次实弹射击,由于技术原因,坐在指挥车上的他怎么也收不到前方传回的数据。情急之下,他临机改变通信方式,才没有贻误战机。

  “数据传输为何不畅?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发挥系统的应急功能?”乔阳告诉记者,装备生产厂家的专家和技术人员明天就来,他准备就这些问题请教他们。

  晚点名后,战友们都忙着洗漱准备就寝了,乔阳却独自坐在帐篷外,口中念念有词,还不时翻看手掌。记者好奇地凑过去想看个究竟,这才发现,他的两只手上密密麻麻写满了各种数据。原来,他在背记装备参数和指挥流程。

  看到记者惊讶的表情,乔阳平静地说:“新装备信息化程度高了,仅会简单操作不行,还要懂原理、懂技术,摸透它的‘五脏六腑’和‘脾气秉性’。只有把信息化知识像‘芯片’一样植入头脑里,上了战场才能应对自如!”

  夜已深,仰望浩瀚星空,记者一边琢磨乔阳的话一边想:塞外演兵场上那些衔枚疾走的普通士兵,不就是我军信息化“星空”里那一颗颗闪亮的“星星”吗?(邹维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