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周口店猿人洞保护棚有望年内动工

时间:2019-06-21
author:南郭呛

猿人洞保护方案效果图

游客在猿人洞鸽子堂洞口参观。鸽子堂是周口店北京人遗址中猿人洞的一部分。

  周口店北京人遗址博物馆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遗址的地质断面和年代。晨报记者 李木易/摄

  周口店猿人洞保护棚有望年内动工

  “北京人”头盖骨的发现,使周口店遗址成为世界闻名的早期人类发祥地。今年是第一颗“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发现85周年。北京晨报记者昨天从周口店北京人遗址管理处获悉,今年年内,周口店猿人洞保护方案有望启动,届时,一个面积达3400平方米的保护棚将为已有70万年历史的猿人洞遮风挡雨。

  70万年猿人洞存在坍塌隐患

  周口店遗址是世界上同时期中材料最丰富、最齐全和最有价值的古人类遗址及古生物遗址,它保存了纵贯70万年的古人类和古生物遗存,是我国古人类学、旧石器时代考古学和第四纪地质等多种学科的科研基地。

  周口店遗址第1地点――猿人洞,位于龙骨山的东北坡,是周口店遗址中最重要的一处地点。自1921年发掘以来,共发现“北京人”化石200余件,分属于40余个男女老幼个体;出土石器近10万件;发现哺乳动物化石98种、鸟类化石62种,在国际古人类学当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周口店北京人遗址博物馆馆长董翠平说,目前,猿人洞还保留有三分之一的原始堆积,是华北中更新世标准剖面,对进一步研究古人类、古地质、古环境具有重要作用。

  “但猿人洞堆积剖面因长期遭受风、雨等自然营力的侵袭风化而凹凸不平,出现松滑、空洞、裂隙和危石,呈现出‘上突下缩’的不正常坡度,具有局部坍塌和落石的隐患。”董翠平说,为了防止猿人洞遗址发生毁坏,遗址管理处邀请相关专家进行论证,对猿人洞进行保护性清理发掘。目前,已完成猿人洞西剖面三四层局部的清理发掘工作。

  通风透光保护棚“罩住”猿人洞

  如何最科学、最合理地保护猿人洞?周口店北京人遗址监测中心主任李俨告诉北京晨报记者,2008年和2010年,专家先后进行了两次论证会。“专家论证之后,表示一定要将剖面清理完毕,不然加棚没有实际意义”。

  李俨说,加棚主要为了保护猿人洞遗址堆积上的文化信息,如果不加以保护,这些历史信息将面临着消失的危险,“包括北面的岩壁上还留有20年代挖掘人员打格分方的痕迹”。

  记者了解到,2011年,经过多次讨论、修改,由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完成了目前的猿人洞保护方案。此次设计的保护方案紧密结合前两次论证会专家意见,严格按照保护世界文化遗产真实性、完整性的保护要求进行设计,并充分考虑了与遗址景观相协调、保护与展示、通风和采光等问题。设计人员通过三维技术,恢复了龙骨山山体形质,根据山体形质进行保护棚的设计,并在保护棚上设计了绿植土层进行绿化,从外观上看保护棚是隐藏在遗址之中。

  “整个保护棚的展开面积达3400平方米,建成后可以将整个猿人洞覆盖。”李俨说,“是否给猿人洞加棚、加什么样的棚,在专家论证阶段引起了很大争议,如果全部封闭,将改变这个存在了几十万年的环境,遗址肯定会‘不适应’,所以在设计时必须要尽量减少对环境的影响,考虑到通风、透光。”

  最终,叠加的鱼鳞状保护棚被确定为最终方案,既可以阻挡雨水的冲刷,又可以通风采光。同时,保护棚上还将种植植被,完全“隐藏”在周围的环境之中。

  传感器实时监控猿人洞“健康”状态

  猿人洞的温湿度、土壤水分含量、裂隙宽度……在周口店北京人遗址监测中心,这些数据都会被实时传回到监控屏幕上。下一步,猿人洞遗址将根据采集的电子信息对游客实施动态限流。另外,科研人员还会根据收集的数据,揭开猿人洞地下是否存在溶洞以及猿人洞顶部为何坍塌等谜团。

  据介绍,周口店是继故宫、颐和园之后,北京第三个设立监测中心的世界文化遗产保护单位。遗址自1921年发掘至今,先后发现不同时期的各类化石和文化遗物地点27处。不过,大部分化石地点处于露天状态,由于长期遭受雨水冲刷、冻胀、植物根系生长等自然因素和大气污染、震动、噪音等人为因素的破坏,遗址存在多种病害情况和安全隐患。为此,遗址在2011年完成《周口店遗址动态信息及监测预警系统设计方案》,并得到国家文物局批准。

  监测中心的主要任务是对遗址的核心区、缓冲区存在的隐患实时监控,发布预警信息,并通过分析数据提供预防方案。目前,猿人洞作为监测试点,在15处地点安装传感器,温湿度、土壤水分含量、裂隙的监测已经启动,数据每10分钟传输一次,供科研人员精确掌握猿人洞的环境和岩体稳定性。

  晨报记者 王萍

  ■晨报资料

  遗产背后的故事

  在发现“北京人”化石之前,周口店只不过是北京西南一个普通的小山村。

  1918年,瑞典人安特生来到龙骨山,也就是现在大名鼎鼎的周口店遗址,在堆积物中清理出两枚人类的牙齿。

  1926年,在中国北京周口店发现人类牙齿的消息不胫而走。

  1927年,由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资助,开始正式发掘周口店。在此又发现了一枚人类牙齿后,加拿大人类学家步达生将这些古人类化石定名为“中国猿人北京种”,美国学者葛利普则起了个俗称“北京人”。

  1929年12月2日,随着负责挖掘项目的裴文中一声“这是什么?是人头”的惊叫,埋藏在地层中几十万年的头盖骨终于得以重见天日。

  1935年11月15日,贾兰坡发现了另一个头盖骨。11月26日,贾兰坡又发现了第三个“北京人”头盖骨,这个头盖骨保存得比过去所有的都完整得多。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存放在北京协和医学院的“北京人”头盖骨和大批珍贵的化石标本,由于害怕落入日本人的手中,经国民政府行政院院长翁文灏批准,准备运往美国暂避战火。但日本人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突然爆发,来接运化石标本的美国轮船无法驶到秦皇岛。“北京人”从此神秘失踪。经过在全世界范围内半个多世纪的多方查找,至今依然杳无音信,成为世界悬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