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被打瘫痪护士两月出院 医院拒透露具体病情

时间:2019-06-19
author:隗翠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本周一的早晨,南京市卫生局官方微博“健康金陵”向社会通报,南京市口腔医院被打的护士陈星羽已于上周日康复出院。微博上说,陈星羽经过前期积极治疗,已经康复,双下肢恢复行走。

  今年2月25号凌晨,在护士陈星羽值班期间,江苏省科技馆副馆长袁亚平因不满医院对床位的安排,和她发生冲突,并用雨伞对她进行了击打。之后陈星羽被查出脊髓损伤和心包胸腔积液,南京市鼓楼医院诊断为脊髓震荡伴截瘫。有媒体报道,陈星羽的伤情已经做完司法鉴定,近期将向社会公布。

  南京被打瘫痪护士出院 两个月康复期引质疑

  从住院到出院,从瘫痪到康复,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这让不少人质疑护士小陈是否“假装瘫痪”?究竟一个瘫痪病人有没有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康复?事件还有哪些待解的疑问?

  距离南京口腔医院护士陈星羽被打,已经过去快两个月,4月21号早上7点零2分,南京市卫生局官方微博“健康金陵”发布微博称,“陈星羽护士经过前期积极治疗,已经康复,双下肢恢复行走,于20号上午出院。医生嘱其继续加强功能锻练。”

  南京市卫生局宣传处副处长岳超:她就基本康复了吧,能行走,就是,符合出院条件就出院了。综合最后判断符合出院指标。

  陈星羽已经干了八年护士,这场风波发生前,她还报了瑜伽班,因为护士总要上夜班,她要健身。岳超表示,虽然已经出院,但是回到工作岗位,陈星羽还需再等待:

  岳超:暂时是因为她还要在家里头静养,后期还要做些康复的训练,暂时好像还没有上班。

  3月4号,南京警方和卫生部门同时向社会通报称,专家会诊,陈星羽存在双下肢瘫痪(双下肢肌力二级),是由于外伤导致脊髓一过性损伤和急性应激反应共同作用所致。

  “陈星羽诈瘫” 质疑 专家:瘫痪没有办法假装

  3月初,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骨科主任温建民以及北京宣武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凌锋前往南京,为陈星羽会诊。凌锋,是我国第一位从事神经介入学的学者,记者向她提出网络上关于“陈星羽诈瘫” 的质疑时,凌锋表示:瘫痪没有办法假装:

  凌锋:说假装瘫痪是不对的,因为这是一个受到刺激大脑皮层抑制而导致的,这是一种病,她的诊断结果就是下肢功能,我去检查的时候是二级,然后确实是不能动,她那种情况下呢,应该是属于这种心因性瘫痪,如果抑制因素不能完全解除的话,她可能一辈子起不来的,她被打了之后恐惧、严重的恐惧是会造成这个的,这个是属于功能性,这种情况下,如果说被抑制的力量解除了以后,她可能就会慢慢好,抑制因素无法解除的话,就可能无法完全好甚至有可能还会复发。

  3月10号,南京市鼓楼医院官方微博通报,南京被打护士陈星羽下肢肌力在逐步恢复中。从双下肢肌力二级变三级。4月10号,南京市卫生局官方微博通报:小陈护士经综合治理,下肢肌力已经基本恢复正常,下一步将继续进行双下肢功能康复训练。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骨科主任温建民说,心因性瘫痪,在医生治疗和病人主动调节的情况下,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康复,是有可能的,但是温建民表示,没有看到本人和具体的病例,他无法对陈星羽的“康复”做出判断:

  温建民:我想证实一下网上还有包括“健康金陵”发表的消息是否正确,我觉得没看过这个孩子我不会那么关注,既然看了,我想知道这个孩子恢复的情况怎么样。我们下肢能站起来,三条肌肉最主要,一个臀大肌、一个股四头肌、一个腓肠肌,她要既然能站起来,这三条肌肉的力量应该达到5级,那么她的胫前肌、胫后肌、腓骨长短肌、足的内在肌、外在肌到底恢复到多少?不知道。

  医院:不便透露病人的具体病情

  记者昨天也尝试联系收治陈星羽的南京市鼓楼医院,医院宣传科工作人员表示,病人的具体病情,他们不便对外透露。

  工作人员:是这样的,医生他是不能随便接受采访的,他就是不能随便透露病人的病情,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情况就是得到上级允许,另一种情况就是病人授权。

  在温建民看来,事情至此,卫生部门和医院应该公开信息:

  温建民:这已经公共事件了,既然大家有那么多疑问,那鼓楼医院的主管大夫跟主任出来说说话,还有陈星羽本人出来说话,有什么坏处的?既然说她看好了,你让她走几步给大家看看有啥不好?澄清很多网上的一些流言蜚语,所以我觉得现在的信息公开是主要的。

  也许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对于陈星羽个人的关注将逐渐减弱,但是,“南京口腔医院护士被打”事件,却是当前医患关系的一个典型案例,值得持续讨论和研究。

  当前,医患纠纷时有发生,要平息纠纷,化解矛盾,就要像解剖麻雀一样深入分析这样的典型案件,包括司法、医疗等在内的相关部门应该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将事件的信息公开,拿到阳光下面研究、讨论、分析,只有这样,才能找出根儿,挖到源,才能找到科学有效的应对之策。相反,如果回避问题,只会影响全社会对于“医患关系”的研判和下一步方案的思索。(记者 周益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