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rsera联合创始人吴恩达:创造不可限量的未来

时间:2019-06-11
author:史惯慨

Coursera联合创始人吴恩达:创造不可限量的未来

Coursera联合创始人吴恩达:创造不可限量的未来

本报记者 张勇

特约记者 曾宪超 谈钊 硅谷、北京报道

吴恩达无疑是硅谷的一个传奇人物,其实并不需要很多标签来表述。

但提起他,永远都逃不开这一连串带着惊叹号的履历:他是全世界人工智能和深度学习的泰斗级人物,是谷歌大脑的缔造者,是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实验室的主任,同时还是MOOC巨头Coursera的创始人。

从还是孩童起便梦想发明一种像人类一样思考、学习的机器,之后经历了许多的挫败和颠覆性的顿悟,终于在8年前触摸到坚守多年的理想之光。而后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

2014年对于吴恩达来说是很不平凡的一年。就在前不久,他完成了人生中重要的一件事,与他的同领域华裔女友在美国举办了婚礼。两人的甜蜜合影一公布便收到数不清的祝福,有人甚至把这一私事称为“也许是人工智能发展史上历史性的一刻。”

人工智能的未来不可限量,这是无论硅谷还是世界上任何一个类似硅谷的地方都认同的说法。数据挖掘、深度学习、智能系统乃至于下一代计算机的构造,任何突破,都在以人类梦想设计现实。而吴恩达迎向的,是一个充满爆炸性奇迹的不可限量的未来。

在线教育之梦

2012年初,Coursera的诞生是全球在线学习的一个标志性事件。在创始人吴恩达的生日那天,被称为引领在线教育海啸的Coursera正式上线,吴恩达的机器学习讲课视频作为最早的几个课程被放到网上,点击率瞬间爆表。Coursera也被评为了2012年度美国最佳创业公司。

在接受特约记者专访时,吴恩达曾动情地告诉我们他对于教育的期冀:“我想让全世界所有的人都能随时随地接受最好的高等教育。我希望人的成功是立足于他们的胆量、勤奋以及智慧,而不是依赖着家庭、地位和出身。我想看到,每一个人都能有通过受教育取得为他们自己、他的家庭、他所在的社会创造美好和价值的平等机会。”

他的心愿通过Coursera正在得以实现。记者得知,不久前,Coursera因为人数扩张到100多人而搬了新家,并在全球拥有了750万注册用户。呈几何级增长的背后,来自全球的学生通过这个网站学习到了涵盖100多所顶尖高校12种语言的优质课程,其中有昆曲之美、秦始皇等中文课,以及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和台湾大学的内容。美国教育委员会也官方认可了其中部分课程可转化为相应学分。

今年年初Coursera又提供了一个新的项目,让学生不仅可以学一门课程,还可以学连续的进阶的课程,目前最受欢迎的是安卓的变成。通过这个项目,学生可以选择其中的三门安卓的编程,学完之后还可以做一个大型的课程设计的项目。Coursera会将你作为课程毕业设计的作者帮助联系一些安卓的开发者来进行评估,从而让学生对自己的学习内容理解更深刻,并获得更多的指导和机会。

吴恩达说这些可能还将会更多。他还说到与此带来的数字化挖掘。

让吴恩达真正脸上透露出掩不住喜悦的是数字挖掘。他告诉我们在Coursera创办的第一年所收集到的数据就比人类五千年教育史上采集到的综合还要多。而根据这些数据,可以深度挖掘出不同国家和地区学生的学习内容、习惯,并根据各自不同的情况进行个性化内容的推送。他表示Coursera给每个学生发的邮件都是不一样的,而且还会在过程中测试各种不同的算法。据吴恩达所说,目前所有已知的算法都在Coursera上试了一遍。

很多高校已经通过Coursera让吴恩达所说的“翻转课堂”的实践成为了可能。在吴恩达看来,“翻转教室”正是将在线教育和传统教育的优势结合起来的一种非常科学而高效的教育形态。学生可以自行在家或者在任何地方通过网络听完课程写完练习,然后到一个教室(或是发展成熟的广义平台)进行互动。

本月于北京召开的全球移动化联网大会上,吴恩达向所有人介绍了Coursera新任命的CEO,并发表了演讲。今后,吴恩达将担任Coursera的董事长职位,且负责Coursera在中国的长期发展。关于教育,他的演讲中有同样动人的一段话:

“我认为教育事业是给人力量的一个事业,有了教育之后你可以去编程、你可以去再教别人,你还可以为自己的孩子去烹饪健康的食品,你还可以活得更久、活得更健康。我觉得在Coursera有了这样的一种技术,可以使我们自己还有大学的合作伙伴在全球把这种力量赋予全球的每一个公民。未来我们的目标就是要实现全面的教育的获得,让未来不再是一个乌托邦式的梦想,这就是我们的使命。未来,全球每一个人都应该免费的能够获得优质的教育。”

人工智能之父

吴恩达的科研史几乎就是人工智能领域的断代史。2010年,已然是学界领军者的吴恩达加入谷歌开发团队XLab;2012年其开发的人工神经网络通过观看一周YouTube视频,自主学会了识别猫的视频,这是人工智能领域的一个里程碑。

童年的梦想步步照进现实。尽管现有技术对于人类大脑数以亿计的神经元如何互相连结尚还在摸索,对于中枢神经系统存储和处理信息的原理仍然在不断完善,但他亲身所历的人工智能领域的爆发式革命让他惊叹这一切发展得如此之快,让他有信心能在未来看到与人脑媲美的机器,实现儿时的念想。

2011年,吴恩达正式在谷歌领导建立了Google Brain项目,随后谷歌便在深度学习领域迅速推行了一系列动作。参与并引领了这场业界革命的吴恩达欣喜看到,世界上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开始对深度学习高度重视,大量技术和资源向这个领域明显倾斜。

中国的科学家正在研究一个名为“脑网络穹顶”(Brainnetdome)的新的大脑图谱;中国搜索巨头百度在硅谷成立了深度学习实验室;日本工程师在构建控制机器人的人工神经网络;南非神经科学家亨利・马克曼与来自欧盟和以色列的科学家们合作,试图利用数千次实验得到的数据在一台超级计算机中模拟出人脑。其他科技巨头公司如微软和高通也都开始招聘和聘请更多研究“基于神经科学的计算机算法”的科学家。

而美国国内,大量项目资金投向了深度学习领域。奥巴马政府宣布将支持筹建一项名为“脑计划”(BRAIN)的跨学科的科研项目,其全称是“基于神经科学技术创新的人脑研究”(Brain Research Through Advancing Innovative Neurotechnologies Initiative,简写为BRAIN项目)。

有数据显示,美国政府对这项工作重心为人工智能的BRAIN项目拨款的1.1亿美元中,一半来自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项目局,超过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拨款数。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特地为此发布了一个指南,计划用3年时间集中研究6类领域,研发观察大脑神经元的新技术和新方法。美国国防部研究部门称,希望 BRAIN项目能够“催生新的信息处理架构或者计算方法”。

在美国推出BRAIN计划前,欧盟委员会宣布投入10亿欧元资助“未来与新兴技术(FET)”竞赛的旗舰项目之一的“人脑工程(Human Brain Project)”。2014年3月,两项计划展开合作。并就合作的程度、数据共享的问题以及彼此的科学进展进行协商,以期在尽量不重复彼此工作的前提下使研究覆盖尽可能多的领域。

“大神经网络时代”已到来。深度学习已是计算机科学发展的大势所趋。人工智能之父吴恩达用一个童年梦想,某种程度上点亮了未来。

“I'm from greater China”

比起Andrew Y Ng来说,吴恩达这个中文名似乎听起来更亲切一些。他的身份看起来有一点“复杂”:1976年吴恩达出生在英国,父亲是香港当地的一名医生。吴恩达在香港长大,随后前往新加坡和美国学习,于2002年获得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博士学位,之后便一直在美国从事科研工作。

作为一名华裔科学家,吴恩达与中国的交流互动一直非常频繁。

接受采访的时候,他不止一次说道:“I'm from greater China。”他不时以人气嘉宾的身份出现在清华北大的演讲中,他来回飞中国多次促成Coursera与中国高校以及网易等的合作。就在5月16日,中国最大的搜索引擎公司百度的内部邮件中公布,吴恩达将正式出任百度硅谷首席科学家职务,负责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的工作。

吴恩达的加入,是中国互联网界迄今为止引进的最为重量级外援。

早期,吴恩达与他的团队开发了世界上最先进的自动控制直升机之一。那时,他也一直从事斯坦福的人工智能机器人项目,项目最终开发了广泛使用的开源机器人技术软件平台ROS。2011年投入Google Brain后吴恩达便一直专注于深度学习领域。

这名大神级外援其实一直以来都是百度的专家顾问,去年起已在帮助位于硅谷的百度深度实验室招人,因为百度的深度实验室距离google只有不到十公里,而从去年起,吴恩达便不止一次来到百度北京办公所在地进行指导和交流。

加上刚刚与同领域且同为华裔的Carol Reiley结婚,2014年对于吴恩达来说是名符其实的“中国年”。

作为一个希望以自身努力对这个世界做推动的人,无论是中国美国,是科技还是教育,或许从普世价值上来说,对于吴恩达都是一样的。

对吴恩达来说,有一个学术上甚至是人生上的节点,给他的影响是不可磨灭的。这便是在八年前,在他一度濒临放弃学术研究时很偶然地接触到了一种当时“并不入流”的理论:“人类的智慧源于单一的算法。”也就是说不同区域的功能包括大脑,都是在后天调试和执行中产生的,但本质上算法完全一样。一瞬间,他悟了。随后,便是他的硅谷传奇人生。

今天,对于Coursera在中国的推行,他不遗余力去做;对于深度学习在中国的发展,他也心怀热忱。他希望让数以亿计的中国学生和美国以及世界同步,随时接受到最好的高等教育,也希望科技的力量能够带给全人类更智能的生活方式和充满更多可能的未来。

或许因为他的心一直和中国贴得很近,还因为,他相信,相隔得再远,“但本质都一样”,就和那个改变了他人生的理论说的那样。(编辑 张勇)

吴恩达的“中国年”

曾宪超;张勇

文/曾宪超  张勇

去年夏天,在海浪上翻滚着炎炎热气的加州硅谷,我们采访了Andrew Ng(吴恩达)。他穿一件说不上是浅灰还是暗蓝的简单的衬衫,笑容有着单纯的热度而又带严谨的弧度――面相是最典型的硅谷工科学者――类似在中国的“中关村男”和“张江男”那种观感。

那时我们聊得最多的是Coursera,采访的那天Coursera在全球的注册学员数达到了420万。

短短一年不到,这个世界发生很多事:线上的各种力量狂烈生长,地理版图也风云纷争。我们得知Coursera的学员数增加到750万,多了很多中国小伙伴,而创始人吴恩达本人的生活也发生了和中国有关的一系列变化:他和相识在机器学习会议上的同领域亚裔女友结婚了,还正式了出任百度首席科学家,并将负责起Coursera在中国的发展。

他依然是那个说到数据算法等名词便眼神瞬间很亮的Doctor Wu,日后我们会在中国越来越多看到他的身影。这个在硅谷搏出广阔天地的华裔科学家已成为并将继续成为引领未来革命举足轻重的领军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