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珠三角再现招工难 经济回暖存隐忧

时间:2019-06-16
author:谷梁巍酥

    记者调查了解到,东莞现在企业招聘热情很高,但求职的人却少了不少,对于目前企业订单的增加,一是国外生活必需品通过第一季度第二季度的库存消化后还要补充,第二是从第二季度企业在国内市场去开拓,打开国内内销市场,所以拉动生产,拉动订单用人。

    作为东莞市劳动局就业服务管理中心主任的萧欣欣一直关注东莞企业的用工情况,同时,萧欣欣告诉记者,目前绝大多数企业的订单都是一个季度的短期订单,而在往年总是在年初就已下了全年的订单,对于目前这种用人的火爆究竟能维持到什么时候,萧欣欣并没有多大把握。

    深圳市统计局综合处处长夏有亮告诉记者,现在经济确实是在回暖,但是这种回暖却存在很多隐忧,不仅出口不理想,目前作为GDP重要指标工业增加值增长情况也不理想。

  (主编:马洪涛     记者:熊曼琳     摄像:李慧)

  这两天,正是七月份经济数据密集亮相的时候,工业、投资、消费总体延续升势,出口环比数据持续反弹,物价指数下降的幅度趋于平稳,单月发电量再创年内新高。一个个数字显示,中国经济回升的势头越来越明朗。那么,企业在实际经营中,又是否能感受到回暖的脚步呢?我们的记者熊曼琳赶到受金融危机冲击最严重的珠三角地区进行了调查。

   加工企业恢复运转,招工难成了让企业头疼的问题

  “黄峰在不在?”

  “在。”

  “黄安全在不在?”

  “吴志祥。”

  最近每天早上8点,东莞汇安人力资源市场都要用专车把刚刚招来的务工人员送到各个工厂。

  “都到齐了吗?”

  “还差两个。”

  今天本来有14个人应该到一家电子厂面试的,可是,等了半个多小时也只有12个人,无奈之下,李廷峰决定先把这12个人送到工厂。

  东莞汇安人力资源市场李廷峰:“目前反正他只要有人就要,都接受,100多个人。”

  记者:“需要招100多个人?”

  李廷峰:“是。”

  记者:“那现在来了多少人?”

  李廷峰:“我们才招了十几个人。”

  记者:“招了多长时间了?”

  李廷峰:“招了半个月多了。”

  来应聘的工人一个个上了专门送他们去工厂的面包车。记者注意到,这些工人都是二十来岁的小伙子,没有一位女工。

  李廷峰:“以前都不接受男的。”

  记者:“那今天来的呢?”

  李廷峰:“现在全男的,一个女的都没有。”

  李廷峰告诉记者,这些应聘的男工,如果没什么特殊原因,工厂都会收下,不仅是这家工厂,现在众多的工厂都在积极招工。招聘会上各个摊位都很热闹。

  东莞灰暗人力资源服务中心市场策划许奖:“今天是350家(企业),以前的话就是250,260家。”

  记者:“那多了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

  许奖:“上升的趋势50%左右了,跟三月份(比)的话。”

  而就在四个月前,汇安的招聘会还是冷冷清清。这是我们在春节后拍摄到的汇安的招聘会。通常这个时间的招聘会是一年中最热闹的时候,然而人力市场只对外开放了半个展厅,还有上百个展位没有找到企业,闲置在一边。

  不过对于招聘会的变化,许奖还是有些担忧,他告诉记者,现在企业招聘热情很高,但求职的人却少了不少。

  许奖:“因为这次金融风暴,求职者大部分都回家了,而现在工厂从一个转换,他把人就是说一些微缩下去然后要提升下来,肯定要经过一个阶段。”

  汇安作为珠三角最大的制造业人才招聘基地,高峰的时候,每一场招聘会都会有5000人来应聘,而现在只有3千人。工人少了,要人的工厂却多了,巨大的供需缺口让工人变得很挑剔。

  求职者:“就是说适应我的工作我就干,不适应我的工作我就不干。”

  记者:“你的工资要求是多少?”

  求职者:“2000块左右。”

  记者:“这么高。”

  求职者:“肯定出来打工就是挣钱嘛。”

  那么工厂的用人需求怎么会一夜之间增加了这么多?我们来到了一家玩具厂进行探访。

  记者:“你的订单现在能交得齐吗?”

  东莞哈一代玩具厂董事长肖森林:“就是在赶嘛。”

  记者:“急啥?”

  肖森林:“急啥,赶不出来货,怎么不急?电话都不敢接现在,凡是接电话都是追货。”

  肖森林是哈一代玩具厂的老板。他告诉记者,订单从6月份开始突然开始增加,而他也不断接到各种催货的电话。

  肖森林:“5月份的时候我们只有这一点,这个订货量还是比较少的,然后我们这个是6月份的(订单),这个6月份就明显有变化了,然后这个是7月份的(订单),7月份的我们都已经有两张了,所以它这个从量上有明显的一个增加。”

  尽管订单大量增加,但是在肖森林的工厂里却有三分之一的机器因为没有招到足够多的工人而无法运转。

  肖森林:“你给我打一个招聘启事。”

  招工是肖森林现在每天最关心的事情。工厂的招聘启事现在每两天就要更新一次。

  肖森林:“因为它是有很强的时效性的,它有些比如说我今天贴上去,明天下雨了,哗就冲掉了,你一贴上去,也有可能被别人揭掉的,比如你贴在这里,另外一家来得晚的时候,刚好给你覆盖上去,所以你像它的时效性是非常短的,所以你要经常不停地更新,不停贴。”

  玩具厂的卫风光今天又要去贴广告了。我们也跟随他一起来到了这个人才市场。

  记者:“你们想找什么工作?”

  求职者:“我们是做手袋的。”

  东莞哈一代玩具厂行政主管卫风光:“是做车工还是手工的?”

  求职者:“车工。”

  卫风光:“去我们厂吧。”

  求职者:“你们厂在哪里?”

  卫风光:“我们厂就是哈一代玩具,就是这个,你看一下这个招工简章,来看一下,这个是小传单,这个给你看一下,这个比较清楚,这个比较大。”

  卫风光殷勤地介绍着自己工厂的种种待遇,而这几位找工作的人却显得很慎重。

  卫风光:“他们都是本地人。”

  记者:“你觉得他们会去吗?”

  卫风光:“希望不大。”

  记者:“我看你刚才对他们还是很积极的。”

  卫风光:“现在反正招工急嘛,有希望的话我们都会试一下。”

  招人很困难,为了赶工期,肖森林找了很多临时工帮忙。这些穿穿便装的便是临时工,他们的工资要比正常员工高一倍左右。不过,对于订单的突然增加,肖森林觉得并不突然。

  肖森林:“我们从08年的9月份到今年的6月份这一段时间内的订单是比较少的,可能社会上的库存量在减少,所以这个时候它需要一些新产品来补充,另外还有就是下半年一般都是各行各业的一个旺季。”

  肖森林告诉记者,同上半年相比,订单增加了很多,但是同去年同期相比还有很大差距,订单下降了近20%。而目前的这部分订单主要来自于国内的需求。

  肖森林:“国内的明显一点,比例大一点。”

  记者:“大概是什么样一个比例?”

  肖森林:“可能是二比一。”

  这家玩具厂直到晚上8点还在运送最后一批货物。对于这样的繁忙,肖森林不知道是否会一直持续下去。与他有着同样感触的是另外一家生产手电筒和音箱的老板严方秋。

  东莞市郎龙电子有限公司严方秋:“国外的现在没有看到什么复苏,那么国内的,本来也是在下半年会旺一点。”

  同肖森林的玩具厂一样,严方秋的电子厂也在最近增加了很多员工,但是订单主要来自国内,国外目前还没有看到明显的复苏。事实上,由于东莞大多数企业是外向型经济,外贸出口显得至关重要。而东莞市统计局资料显示,虽然东莞的经济在复苏,但是形势依然严峻。原因就在于,上半年东莞市作为经济增长重要支柱的工业增加值同比依然下降11.6%,而出口更是同比下降24.2%。

  东莞市劳动局就业服务管理中心主任萧欣欣:“50%以上的企业是出口,如果外部经济拉动不起的话,其实我们出口还是增长没有恢复到原来的水平。”

  作为东莞市劳动局就业服务管理中心主任,萧欣欣一直关注东莞企业的用工情况。对于目前企业订单的增加,萧欣欣认为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

  萧欣欣:“一个是国外的生活必需品还是要消费的,通过第一季度第二季度的库存消化之后还是要补充,第二个就是从第二季度企业在国内市场去开拓可能现在收到一定的效果,打开了国内内销的市场,所以拉动它生产,拉动它订单用人,其实是这样。”

  萧欣欣告诉记者目前绝大多数企业的订单都是一个季度的短期订单,而在往年总是在年初就已经下了全年的订单。对于目前这种用人的火爆究竟能维持到什么时候,萧欣欣并没有多大把握。

  记者:“这个苗头你觉得能够维持下去吗?”

  萧欣欣:“这个只能观察。”

  记者:“你觉得没有多少信心吗?”

  萧欣欣:“还是要观察。”

   深圳市统计局:现经济确实在回暖,但这种回暖存在很多隐忧

  东莞的加工企业又恢复了运转,招工难又成了让企业头疼的问题。劳动力市场是揭示经济走势的一个晴雨表,任何重要的变动最终都会在这里一见分晓。深圳最大的劳务派遣公司�D�D全顺人力资源公司年初就曾遭遇到巨大压力,两千多名农民工找不到工作,公司人满为患,每天仅安顿他们吃饭就需要上万元。现在这里的农民工情况怎么样?

  全顺人力资源公司董事长张全收:“开门。”

  记者:“这是你员工住的地方吗?”

  张全收:“是员工住的地方,但是得找人,虽说人都走完了,但是也得找人看门。”

  张全收,全顺人力资源公司董事长。他告诉记者,这里最多时住过2500名找不到工作的农民工,而现在这里一个工人都没有。所有的工人都顺利找到了工作。

  张全收:“这个地方对我来说还是很有记忆的,很有回忆,现在来到这里心情就舒畅一点,在我当初,刚过了年那个时候我每天走到这个门口头都是大的。”

  这是我们在今年春节过后拍到的画面,同样的地方到处都挤满了进城务工的农民。每天排着长队打饭,满院子的人仿佛像集市一样热闹,由于找不到工作的人太多,床铺不够只能打地铺,而还有源源不断的人来找工作。因为张全顺的公司管吃管住还有失业补助,因此张全顺不仅没有从这些务工人员身上赚到钱,而且还损失惨重。

  张全收:“年初两个多月亏进去600多万块钱。”

  时过境迁,四个月后,情况已经完全变了模样。现在全顺公司的1万名员工都已经找到了工作,公司的两栋大楼全都空空荡荡,而张全顺还准备再去到乡下招人去。

  记者:“现在还缺多少人?”

  张全收:“现在你有个万八千也行。”

  记者:“还有很多工厂要人?”

  张全收:“很多,但是你要多也不一定,到时候今年看看到10月份还会不会用人,因为每年5,6,7,8,9这几个月是旺季,但是到旺季的时候,不知道他中途间还会不会像往日一样,10月份到年底情况怎么样,如果一直忙到年底,那基本上这个金融危机在中国来说就基本上都算过去了。”

  尽管生意现在一下子好起来,但张全顺似乎并不完全放心,而且他觉得现在公司的订单增加也有着特殊的原因。

  张全收:“倒的倒了,跑的跑了,还剩一部分经济实力比较强一点的,也许是这个情况,给一些好的企业优势又带来的商机,因为比如说有三家,那两家都不行了他倒了,剩这一家,那肯定生意又好做了。”

  至德纸艺制品厂就是在一家在金融危机中幸存的企业。这是一家专门做出口的企业。老板曾立君告诉记者,现在工厂的生意正在恢复,现在已经比上半年的订单增加了40%到50%。他最近又招了四五十个新员工抓紧时间赶货。

  深圳至德纸艺制品厂曾立君:“最近的话,生产旺季货还是比较多一点,但是比去年少很多了,我去年这里一条流水线,那边人都是满的了。”

  记者:“去年这也是,那里也是,那现在少了多少人?”

  曾立君:“大概少了三分之一的人。”

  曾立君告诉记者,由于主要依靠出口,而现在国际市场并不景气,现在生意同去年同期相比,销量下降了30%到40%。而对于目前订单的突然增加他有着自己的判断。

  曾立君:“主要是我做的一些,大的外资企业的一些国外的订单。”

  记者:“那他们是把订单转给你们了?”

  曾立君:“发包给我们生产了。”

  记者:“是因为他们忙不过来吗?”

  曾立君:“对,应该是这样,他们忙不过来。”

  记者:“为什么忙不过来?”

  曾立君:“我个人感觉应该是他们在去年的话和经济危机的情况下,可能裁员的情况比较严重,那么到生产旺季的话,到了接订单就人员不够,就把一些产品外包出来。”

  曾老板告诉记者,目前尽管生意有了改观,但是工厂依然不能满负荷生产。下午三点,正是上班时间,我们却看到工人正在清洗维护机器。

  曾立君:“开工不足,不满负荷。”

  记者:“怎么理解?”

  曾立君:“正常的话你要开工,机器部分开工24小时是正常的,那么有情况下有时候开工不足,订单跟不上。”

  记者:“现在一般能开工多少个小时?”

  曾立君:“大概是6成。”

  那么深圳市其他企业的情况又是如何呢?记者走访了深圳市统计局。综合处夏有亮告诉记者,现在经济确实是在回暖,但是这种回暖却存在很多隐忧。

  深圳市统计局综合处处长夏有亮:“最明显的就是说出口还是在负增长,并且负增长的幅度还比较大,双位数。”

  深圳市今年上半年出口是负18.1%,虽然下降幅度比前一段略有收窄,但比例有限。而东莞上半年的出口为负24.2%。

  夏有亮:“负的18左右就表明这个外需市场不行,受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还是比较大。”

  夏有亮告诉记者不仅出口不理想,目前作为GDP重要指标工业增加值增长情况也不理想。今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在上半年增长4.6%。而东莞的工业增加值依然是负增长,上半年同比下降11.6%。

  夏有亮:“我们这么多年,我们的工业一直都是在两位数增长,在以前我们都增长20%,30%,就最近今年增长百分之十几,那今年的这么一个速度就是很明显的了。”

  对于今年深圳GDP的8.5%的正向增长,夏有亮说,这主要是来源于第三产业,尤其是金融和房地产行业的增长。东莞0.6%的GDP增长也主要来源于这两个行业。而这样的增长是不稳固的。

  夏有亮:“你房地产价格已经很高了,这个可持续性是成问题,这个是大家有目共睹,金融的形式,宽松的货币政策也是要面临调整的一个需要,货币太多肯定也不行,央行已经表示要微调了,所以这个一旦改变的话,对这个经济的增长,它会有一些影响。”

  事实上,国家统计局官方网站经济述评也显示,目前经济增长主要是依赖内需,外需依然不足。工业经济增长依然不稳固,仍然存在波动的可能。

  夏有亮:“经济出现了比较明显的一个回升的势头,回暖的势头,但是这个经济的增长我们确实还有许多的隐忧,不能盲目乐观。”

   半小时观察:反弹还是反转?

  和抽象的经济数据相比,对企业的实地调查,给我们提供了一个近距离观察实体经济运行的窗口。经过半年多的努力调整和应对,现在这些加工出口企业的生存状态的确有了不小的改观。久违的订单回来了,闲置的生产线开动了起来,农民工找工作难的景象也仿佛成了昨日云烟。

  然而,在走进了珠三角企业的这些企业之后,我们还是能从它们身上感受到一些忧虑,订单量少周期短、国内市场没有完全打开、主要的出口市场需求仍然萎靡不振,眼前的短暂回暖带有不少季节性、偶然性的因素。对企业未来的前景,还有很多未知数在等待着它们。这些企业的喜悦与困扰并不仅仅是它们自己的感受,这也正是当前中国经济状况的一个真实写照。

  尽管七月份出口环比增长了10.4%,但国外市场需求持续疲软,同比还是下降了23%,在各项经济指标中位居末席。CPI、PPI同比双双负增长,表明社会总体需求仍然不足,扩大内需的任务还十分紧迫。而在国家出台的一揽子经济计划中,信贷规模扩张已经在上半年释放出巨大的流动性,七月份信贷发放减缓,说明已经不可能单纯依靠注资来刺激需求。种种迹象表明,当前既能促使经济走向复苏,又能避免虚假泡沫产生的关键还是在如何启动消费需求上。只有居民消费带动了市场回暖,企业恢复良性运转,大量投资才会真正进入生产领域,而不至于飘在股市和楼市上,抬高资本和大宗商品的价格。和前期启动投资需求相比,也许,这样的工作更复杂,过程更漫长,但要让中国经济走出低谷,这是必不可少的一步。

  经济整体回升再次证明了应对金融危机的经济刺激计划,切合了中国经济的实际,国家也多次表示,未来会继续保持宏观经济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而切实启动消费需求,以消费带动经济,将会让中国经济走向一个更健康的复苏通道。